“光暗至尊。”

炎帝一从陵墓中走出,目光就锁定了光暗至尊:

“想不到,时隔三十七万年,我们还能再见。”

光暗至尊愈发悚然,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。

炎帝真的没死,或者又活过来了?

那模样,那声音,那气息,那说话时挂在嘴角的笑容,那眉眼间的自信和从容……

一切的一切,都和光暗至尊记忆里,那个活在三十七万年前的炎帝一模一样!

可是,这怎么可能是真正的炎帝?

不曾自斩一刀,炎帝怎么可能活到现在?

不曾自斩一刀,炎帝之后,又怎么可能还有新的大帝诞生?

光暗至尊能够肯定,炎帝没有自斩一刀。

因为他身为禁区首领,黑暗源头,他太清楚自斩一刀后的大帝,会是怎样的模样和气息。

但炎帝现在的模样和气息,完全不像自斩一刀后的大帝。

所以炎帝肯定没有自斩一刀。

可炎帝若没有自斩一刀,那炎帝就只能是在三十七万年前陨落了。

要不然,炎帝不可能活到现在,炎帝之后,也不可能再有新的大帝。

“我未死。”

炎帝看出了光暗至尊的疑惑,没有卖关子吊胃口,直接就给出了答案。

光暗至尊则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三十七万年前,炎帝证道,威服八方,镇压诸天,君临万界。

所有禁区至尊都被炎帝震慑得不敢喘气,于是这些至尊就给光暗至尊传音,想让光暗至尊给他们出头。

他们不求光暗至尊杀了炎帝,但至少给炎帝一点颜色看看,让炎帝别把他们这些禁区至尊逼得太紧,要不然大家鱼死网破,谁也落不到好。

光暗至尊身为禁区首领,黑暗源头,也只能走出天瀑,找到了炎帝,想要和炎帝谈谈。

结果呢,炎帝根本不给光暗至尊开口说话的机会,直接就是一拳。

那一拳,直接把没有极尽升华的光暗至尊,脸都给轰烂了,几颗牙齿染着血飞到了星空中。

“滚!”

炎帝霸气到极点,一点面子不给光暗至尊。

而光暗至尊呢,挨了炎帝一拳,他也知道了炎帝的厉害。

他如果不极尽升华,恢复最巅峰状态,他不可能是炎帝对手。

而他一旦选择了极尽升华,那他即便不死,也要受到重创。

所以炎帝霸气喊话让他滚,他即便万般耻辱愤恨,最终也还是灰溜溜地离去,回到了天瀑中。

然而这还不算完,他回到天瀑后,炎帝竟也来到了天瀑外。

炎帝盘膝坐在天瀑外,一句话没说,也没多余动作,就这么闭目修行,整整一年。

这一年里,天瀑中所有至尊都战战兢兢,呼吸声都不敢太大了。

炎帝这是在威慑天瀑,让天瀑所有至尊,或者说,让诸天万界所有至尊,都夹着尾巴,不要有什么邪念。

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段过往,当看到炎帝,且听到炎帝说他未死的时候,光暗至尊才会那般震怖,他身后那五十九位至尊,也都冷汗如雨,全都被吓到了。

炎帝给这些至尊的压迫感,确实没有陈浩那么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