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章(1/2)

吴清苦着脸从净房出来,无精打采道:“青红,接下来我们再去谁的院子?”

青红正要回答,忽见家主身边的小厮走过来,忙小声道:“娘子,家主身边的人来了。”

吴清无精打采地抬眼,待那小厮在几步外停住,开口询问:“可是你家主有话吩咐?”

那小厮点点头:“家主叫小的前来告诉娘子可以回去歇着了。”接着又对张妈说:“你也可以回去了。”语毕,便转身复命去了。

青红高兴道:“娘子,咱们快回去吧。”

吴清也高兴,但表现的却没有那么明显,只听张妈冷哼一声,甩来一句走着瞧,便扭着水桶似的腰走了。

吴清才不理会她的挑衅,挺起腰杆离去。路上,青红忍不住道:“娘子,家主对您真不一样呢。”

吴清挑眉:“哦?哪里不一样呢?”

“去年陈姨娘犯错,家主罚她去吃……”

“吃什么?”她十分好奇!

“去吃……吃_屎!”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一年了,可至今想起,仍恶心的不得了。

吴清当她夸张,不信道:“既有这样的事?”

“奴婢所言千真万确,娘子随便拉一个人问就知。”

吴清这才信了。“那她吃了吗?”

青红仍清晰的记得当时的场景,摇头道:“屎盆子都准备好了,陈姨娘吓得不仅两眼翻白口吐白沫,还当众丢人湿了裤子,这才避开一劫!”

吴清听完唏嘘不已,心想那个恶人要是哪天也这样羞辱自己,她就当场自尽!

回到梨院,吴清从头到脚洗了两遍才睡。半夜里给饿醒,再没睡着了,一直睁眼到天亮。

青红捧着盆子进来服侍她洗漱。

吴清将嘴巴里的水吐掉,拿毛巾拭嘴,说道:“等会吃完早饭陪我出去走走,整日呆在这屋子里都要发霉了。”

“好的,您想出府还是……”

吴清打断她:“不出府,就在府里面转转。”

早饭一如既往的丰盛,吴清比往日多吃了小半碗粥,一只蟹黄汤包。饭毕,走出梨院。

偌大的沈府半日也逛不完。吴清停在一处院墙看,那上面爬满了爬山虎。

青红不觉爬山虎有什么好看的,当下想劝她去看别的,却听她小声道:“青红,你看那里有只猫。”

有猫不是挺正常的嘛,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青红顺着她伸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只肥胖的大花猫躲在墙根撅着圆滚滚的屁/股不知在扒拉什么,那墙根也是厚厚的爬山虎,不一会儿,那只大肥猫便不见了踪迹,也不见爬山虎下面有任何异动。

吴清:“走,过去看看!”

青红也好奇那只大肥猫的去向,便跟在她身后走向大肥猫消失的地方。

吴清停住脚,一把扒开厚厚的爬山虎往里窥探,一个隐藏很好的狗洞赫然出现在眼前,大约能容得下一个孩童的身子。

“娘子,您可看到了什么?”青红小声在她身后问道。

吴清松手,将爬山虎恢复原样,扭身道:“没有看到什么,我们走吧。”

青红没有多想,巴不得快点离开此处才好。

偌大的沈府,青红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百鸟园。于是她将吴清带到了那个地方。

青红平时是不得空来的,今日有机会难得来一趟,自然要看个够本。吴清对这些鸟类不甚感兴趣,见她看得十分投入,摇摇头便不管她了,兀自走至一旁坐下歇脚。

青红看迷了,不知不觉就逛到了园子深处,一回头不见吴清,瞬间惊出一身冷汗,再顾不上看鸟,转身就往回跑,一口气跑至出口,见吴清老神在在的坐在石凳上,大大松了口气。

“怎么了,跑这么快?”吴清问她。

她自然不敢实话相告,胡乱撒了个谎应对过去。

吴清并非信她,但也没有追问,兀自想着心事。青红站一旁并不催她离开,接着看喜欢的鸟,看高兴了还伸手逗弄一下它们。

二人谁也没有先开口说回去,一直在园子里呆到了晌午。青红抬头看看日头,心里不舍道:“娘子,该回去了。”要是能够多呆半日多好。

不想吴清就跟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,响应她肚子里的话:“反正回去也无事可做,不如多呆会再回去。”

青红很想欢快地点头应好,却又十分纠结:“那您不饿吗?”

只见她摇头:“早晨吃多了,现在一点也不饿!你该干嘛干嘛去,不用管我,等我想走了叫你就是了。”

听她这么说,青红顿时乐开了花,欢快地跑开了。

望着青红的背影消失在园子里,吴清收起笑容,认真琢磨起一件事来。兴许是琢磨的太过投入,何时飞来一只小黄鸟落在她头顶上都不晓得。

那小黄鸟见她一动不动的样子,八成把她当成雕像了。

吴清被啄了一下才发现这只恶鸟,一巴掌过去拍飞它。再用手摸摸头,还好上面没有鸟屎,否则的话她一定捉了那只鸟大卸八块。

“哟,妹妹这是在跟谁置气呢?”

突然响起一道女音打断她的心绪。

吴清扭头一看,见是一位模样顶好的女子在跟自己说话,于是开口询问:“请问你是?”

那俏丽的女子拿着帕子掩唇一笑,笑若星辉,吴清快看呆了。这世上竟然有这等好看的女子,清灵的不似凡人!

美人身边的侍女代她回道:“这是魏夫人!”

魏夫人何等人也!入府时间最早,陪伴沈成时间最长,在府里颇有些地位,因姓魏,所以大家尊称她一声魏夫人,而并不是魏姨娘。

吴清初来的时候就已经听青红介绍过此人了,想不到今日会在这里撞见。

“你好!”她也不行礼,笑着招呼一声,态度既不谦卑,也不傲慢,再自然不过。

她是被抢来的,根本就不是心甘情愿进来的,该怎样当怎样,没必要向谁谁谁行礼,更没必要曲意奉承谁!

“好大的脸,见了魏夫人竟然……”

魏夫人竖手制止侍女说下去,冲她弯唇一笑:“前两日就想去拜会妹妹,但因府里琐事繁多,疲于应付,一直不得空,不想今日碰巧了,想来你我十分有缘,敢情择日不如撞日,妹妹可否赏脸去我那小坐片刻咱姐妹说说话?”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