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(1/2)

吴清兴奋的一夜没怎么睡着,不等天亮就早早地起床了,青红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梳洗完毕。

青红笑着打趣两句,她笑笑没作声。

用完早饭,她们便乘坐马车前往光明寺。

光明寺位于大古山半山腰,大古山脚下几乎停满了马车啊、牛车啊、拉板车等,上山的路更是人头攒动,密密麻麻的望不到头。

吴清从马车上下来,打眼一望,心里特别高兴。心想这么多人,混到人群里不容易被认出来。

“娘子,您慢点走,小心别人挤到您。”青红见她走的快,又担心她被人挤到,忍不住提醒道。

吴清嗯一声缓下了步子,开始套青红的话。“你以前来过吗?”

“来过一两次。”青红据实相告。

“那上山的路是不是只有这一条?不然这条路也不会这么堵。”

“这是主路,还有两条小路也可上去,只因崎岖不大好走,所以走的人不多。”

吴清点点头:“原来如此,那你走过吗?”

青红摇摇头:“奴婢也是听说的,自然没有走过。”

因为人潮拥挤,简直寸步难行,半个时辰过去了,她们还在山脚下没怎么前进,饶是再淡定的人也会忍不住抱怨。

“青红,你可知上山的小路在哪?”

“娘子是想改走小路吗?”

“嗯,这条路太堵了,照这么走下去,走到晚上也到不了光明寺。”

“娘子说的是。”

于是她们就跟旁边的香客打听,终于问到了。

“我说这位娘子,你走那路作甚!”香客甲问。

吴清:“是这样的,这条路太堵了,不知何时才能走到山上,我想走小路会快点。”

那人听了直摇头:“我劝娘子莫要走那样的路好,邪气的很。”

吴清不信的,笑笑没说话,转首对青红使了个眼色。后者会意,却有些犹豫:“娘子,您再考虑一下吧。”

吴清知她害怕什么,伸手拍拍她的肩:“我知你担心什么,凡事有我在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吴清挥手打断她:“别可是了,再不走你我真就赶不上庙会了。要不我一个人走也行,我们在寺庙门口汇合。”

青红猛摇头:“奴婢万不可让您独自涉险,被家主知道了非打死奴婢不可。”

吴清笑道:“那好,我们走吧。”

她们从拥挤的人潮里挤出来,一路向西,大约走了一里路,前方出现一条上山小路,杂草丛生,弯弯扭扭,就跟虫子似的。

青红吞了吞口水:“娘子,您可要想清楚了。”

“你要是怕,现在回去还来得及。”

“不不不,您去哪奴婢就去哪。”

吴清没再说话,率先走在前面,青红急忙跟上。小路难走多了,她们深一脚浅一脚走得气喘吁吁,约莫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。

青红站住,拿手往脸上扇风:“娘子,我们终于到了。”

吴清点点头,朝山下扫一眼收回视线:“还是听我的没错吧,要不然我们这会就跟他们一样上不来。”

青红点头附和:“娘子果然妙算!”

“快进去吧,早点上完香早点回去。”

庙里简直人满为患,有和尚在那指挥,才没乱掉秩序。等到烧完香,青红问道:“娘子要在这里用完斋饭回去吗?”

吴清见时候不早了,正赶饭点,想了想决定用完斋饭再走。

她们找了桌子坐下,待师傅们取过斋饭才轮到她们。青红去取斋饭的时候,一个老妇人看着吴清说道:“这位娘子的面相好生……”

吴清见对方不往下说了,接道:“敢问老夫人我的面相怎么了?”

“呵呵,没什么,我方才老眼昏花没看清楚就胡言乱语,得罪了,还望娘子莫望心里去。”

吴清摇摇头:“不要紧。”

青红很快就将斋饭取来了,每人半碗米饭,半碗菜。吴清吃的很快,几口就扒完了,反观青红碗里还多着呢。

吴清放下筷子,对青红道:“我先去洗碗,你慢慢吃。”

“奴婢岂能让您洗碗,您快坐下来,奴婢马上就吃好了。”青红急道。

吴清笑着拍拍她的手:“你多虑了,你看啊,在这里吃饭是不是人人都要自己洗碗?”

青红转动脑袋看了一圈,咧开嘴巴:“果然是呢,有什么说法吗?”

“因为洗碗也是一种修行。”

青红似懂非懂:“那奴婢不吃了,跟您一块洗。”说着就要起来,却给吴清伸手按住了。

“佛教倡导节俭惜福,莫要浪费一粒米,你看谁碗里不是干干净净的。”

青红一看果真如此,忙往嘴里扒饭。

吴清拿着碗筷出去洗,等青红吃完出去便看不到她了。青红吓坏了,四处打听、寻找,却是无果。

这要是回去了家主不剥掉她的皮才怪!

青红急得乱转,抬手就给自己两个大耳光。叫你吃吃吃,怎的不吃死你!

“这位女施主何故打自己?”

听到说话声,青红扭头一看,见是一个小沙弥,哭着道:“我把我家娘子看丢了。”

小沙弥皱眉:“你家娘子什么时候不见的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