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章(1/2)

她们顺利回到沈府,不想方进屋,就有小厮过来传话,说是家主叫吴清现在就去书房见他。

一回来就要见她,想来今日之事他已知晓。

吴清十分忐忑,怀着打死不认的决心前往书房。小厮进去通传一声,出来道:“娘子可以进去了。”

吴清稳住心神,抬脚迈入。听到她的脚声,沈成头都没抬一下,仍在练字!

他不说话,她也不吭声装哑巴!

过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,他才放下笔,侍女赶紧捧过水盆给他净手,洗到一半时,他终于开口了。“你上前几步。”

吴清小心瞅他几眼,见他神色如常,便往前走近几步,然而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一只盆子猛地朝扔了过来,在她措手不及的情况下,被连盆带水砸个正着。

这滋味,真酸爽!

接着听他命令侍女:“通通都给我滚出去!”

侍女们吓得真的滚着出去的,有一个侍女滚到门口的时候还给门槛绊了一下,而且绊的不轻,当下就没忍住小声哭了出来。

沈成眉头一皱:“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,拉下去交给张妈!”

那侍女一听顿时抖如筛糠。

吴清心里怕怕,想遛,却给他一把揪着领子提溜起来,双脚瞬间离地一尺多高。

他莫不是想要亲手掐死她吧!

有了这种想法,她的双脚胡乱踢起来,却怎么也踢不到他,也不知他是怎么办到的。

“放……放我下来……”她死命想要扒开脖子上的桎梏,却怎么也办不到,眼泪都给急出来了。常言道,好死不如赖活着,她还这么年轻,才不想早死呢!

他仿佛没听到似的,不仅不放她下来,还将她提的更高了。这还不算,他命人送了几根绳子进来,捆住她的手脚,将她悬吊起来。

吴清不知他这么吊着自己是何用意,吓得上下牙齿直打架!

他站在下面看了会,唇边突然扬起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,令人遍体生寒。

“沈公子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这么对我!”即便是死也要死个明白。

他冷笑道:“那是因为你不听话,对待一个不听话的人,你说我要怎么做!”

吴清答不上来,呆愣地看着他从架子上拔出一把剑。那剑通体发着银光,锃亮锃亮几乎要闪瞎人眼。

她闭了闭眼:“你要杀我?”

“呵呵,你猜呢?”

她才不要跟他玩猜迷游戏呢,紧紧的抿着双唇不语,甚至来不及看清楚,那剑刃便抵住了她的小腹。

她感觉到点点的痛意,恨的咬牙切齿:“你混蛋!”

“我还有更混的呢,想不想试试?”

他的话音刚落,她只来的及听到刷刷的几声,身上的衣服俱化为碎片,漫天飞舞!

没有任何衣物的遮掩,她成了砧板上的鱼,任人宰割。

他扔下剑,扯着绳子一端将她放至半人高,而后快步来到她身后,扯下腰带绑住她的双眼。

眼睛不能视物,听力却变得格外清晰。听到窸窸窣窣的脱衣声,她的头皮瞬间就麻了。

随后他拖来一张桌子,他踩着桌子从后面将她狠狠拥住。

她闭了闭眼:“你轻点。”

他的回答却是重重几击!

太阳从日落至日出,再从日落至日出,书房的门一直紧闭着不开,没人敢往前凑,都躲得远远的,直到管家前来说有要事相禀,里面才没了大动静。

管家躬身在门外等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,方听到里面传来淡淡的声音:“是何事?”

管家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连忙说了。

里面的人沉吟片刻道:“叫人去备马车,我等会出门。”

管家称是,迅速退去。

“来人,备水!”

侍女们鱼贯而入,有条不紊飞忙碌起来。约莫过去一刻钟的样子,沈成穿戴整齐出门,吴清被两个侍女架着送回梨苑。

青红见吴清被送回来,高兴的欢天喜地,只差没有蹦起来了。“娘子,奴婢真是担心死您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您一回来家主就……”惩罚您到现在。

吴清不想再提此事,闭上眼睛称累了。青红不敢打扰她休息,道了句“您好生休息,有事就叫奴婢”就出去了。

吴清累得不想动弹,连翻身都不想,很快就睡着了,这一觉一直睡到日落方醒,揉揉眼睛见屋里已经掌灯,开口叫道:“青红,给我倒杯水进来。”

“好的,奴婢马上倒。”

青红很快就将水端进来了,扶着她从床上坐起来,服侍她喝完水,又出去倒了一杯进来。

“娘子,不够的话奴婢还去倒。”青红见杯子里的水快见底了,忙道。

吴清喝完最后一口水摇摇头:“喝好了,把杯子拿出去吧。”

青红接过水杯并未走开,而是问道:“娘子晚膳可有特别想吃的,奴婢这就叫人去做。”

吴清对吃食不甚在意,只要能填饱肚子,吃什么都无所谓。“随便什么都行,你看着就好。”

待青红走开,她叫另外一个侍女扶自己去净房,在里面呆不一刻钟的时间出来时,脸色十分的难看,将侍女吓一跳。

“娘子可是哪里不舒服,要不要叫大夫来?”

吴清想了想点点头:“去吧,不过不可声张出去。”

那侍女连道不敢,将她扶回屋里后,连忙就去找大夫了。

青红将饭菜取来了,正要从食盒里端出来,却听道:“先放着,我等会吃。”

青红不明所以,但还是盖好了食盒。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