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(1/2)

这日,沈成难得比往日回府早,一进屋就见吴清坐在窗户下面剪纸,直接朝她走了过去。

吴清站了起来,“您回来啦。”

“嗯。”顿了下,“又在剪那些玩-意儿?你倒喜欢剪。”

不知道他是在挖苦自己,还是随便说说的,故意道:“不是喜欢不喜欢,实在无事可做太无聊了,以往在家里时,既要做家务,又要打理菜园子,农忙的时候还要到地里干活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他突然变脸喝道。

吴清脸色一白,咬着唇看着他,眼里很快起了一团水雾,样子颇为委屈、可怜。

然沈成却没有心软,依然冷着脸,铁石心肠道:“你的那些过去,我一个字都不想听,往后莫叫我再听到第二回,否则的话,休怪我变脸。”

当着下人的面被教训,吴清脸上自然不好看,一气之下抬脚就走,却听他再次喝道:“站住!”

被他一声大喝,吴清很没骨气地站住了。

真想捶死自己,怎么就那么听话。

正懊恼着,沈成已经来到了她身后,身体紧紧贴着她的,一只手掐着她的腰,“你的记性可真不好,将我之前说的话全忘光光,是不是我命人废去你的腿,你才会长记性。”

吴清生生打了个寒颤,身体无力地靠着他。

沈成将她的身子转过来,一手握着她的腰,一手抬起了她的下巴,“人和心为一体,人在这,心却不在,迟早作死自己,你懂我的意思。”

吴清闭了闭眼,“我的心没有不在这儿,您想多了。”

沈成却道:“我有没有想多,你心里最清楚。”旋即松开她的下巴,改捏她的脸,心里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太能招人了,连一向清心寡欲的四弟都没能招架住,这张脸是祸是福,端看她的造化了。

“时间还早,我先去书房处理事务,晚饭在这吃,晚上在这……睡。”说着在她高-耸的胸前捏了捏,意思不言而喻。

吴清微微点了点头,心想晚上又没觉睡了。

沈成走后,她叫采荷去厨房传话,晚上多烧几样家主爱吃的菜。采荷走后,吴清再无心情做事,叫人将榻几上的东西收起来,随后前往书房。

她的到来,令小厮略感惊讶,但很快恢复正常进去禀报,片刻后出来请她进去。

沈成也没想到她会主动过来找自己,待她走到案前,才出声,“找我有事?”

只见她摇摇头,“我想给您磨墨,不知您可愿意让我做。”这便是向他示好。

沈成有点意外,但很快就叫专门负责磨墨的小厮退下了。

吴清深吸了口气,朝他走近道:“可我还没学会,不知爷可否再教我一遍。”

沈成一把将她拉到腿上,嘴唇贴着她的耳珠道:“看好了啊,要这样磨……”

吴清用心记着他的话,好像明白了,又好像没明白,转过头正想询问一二,嘴唇一不小心擦过他的脸,感觉他的身体明显僵了下。而她又何尝不是。

于是赶紧借说话掩饰尴尬,“爷方才说的我好像明白了,又好像没明白,不知从何下手。”说完忍不住想,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笨啊。可怎么办呢,她就是理解不了啊。

然而却听他说道:“既然这样,那就暂且放一放,我们先做别的事。”

吴清眨了眨眼睛,“什么事啊?”

他轻轻咬了下她的耳朵,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来,先把pi-gu抬起来。”

吴清没有多想,依言照做。然后,脸就绿了。

“本来想晚上弄你的,可你等不及送上门,我不能不如你意,你说是吧。”

明明是他心术不正,却将脏水往她身上泼,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。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