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树会离开花(1/2)

拧开水喉,温水从喷头中涌出。我撑墙站立,任头顶水流很给劲地冲我头发和背脊上,腾起一层一层水雾。冲下了刚才打架时候沾了一身石灰粉。

我现待地方是战神居浴室。

刚才,离开正殿後,没走出多远,就有卫兵追上了我,通知我:

太阳王下令,我住所改了。

本来,

历届神後都住後宫正中央,

一处奢华无比建筑群中,离雷奥寝宫极近。

现,雷奥口谕是:神後正殿住起来太贵,他不值那个价──去住战神居。

战神居是历代火龙疆王储未成年时居所,比神後正殿要偏得多,也小多。

听到换住处口谕,我倒没什麽感觉。

宫殿大不大,

华丽不华丽,都不重要。不过就是个住地方而已。

男人不看这些身外之物,

睡旷野,

吃麦子拌盐都无所谓。

不过,刚到战神居,我还是有点惊讶,毕竟这里是雷奥成年前故居,我以为得设计得穷奢极欲,

就像他现宫殿一样。

──但是并没有。

战神居建筑非常简陋,寝室里只有张行军床,浴室是省水淋浴,

仆人房只有一间。

但是四周骑马场、训练场、击剑室、图书房、魔法塔却都是顶级配置。

让我没法想象这种环境里成长男人怎麽能变成现模样。

洗完澡,我扯下一方浴巾随便胯间一裹,水滴铺满胸腹,缓步迈出浴室,进到寝室里去,

拉开衣橱看了一下──里面都是各式朴素军服。

马靴、皮鞭、礼服、作训服、夏常服、皮带、军外套……

选了一件衬衫和长裤穿上,我走出了寝室。沿著战神居外廊,挨个训练场地逛了一圈。

不得不说,这些高档马匹、军书、剑支,

对我来说吸引力是巨大。

越逛,

我心情就越明亮。可能雷奥把我住处搬到这儿来是为了寒碜我,

但是对我来说,这儿可比那个脂粉味浓厚神後正殿要强多了。

逛到了训练场时候,

我正查看木架上训练用剑成色,身後响起一阵熟悉脚步声。

岩塔法穿著火龙疆武官服走了过来,青发夕阳里泛著光晕,弯身向我行了一个礼:

“殿下。听说您和太阳王娼寮斗殴了,您有没有受……”

“别问,”我说,从武器架上选中了两柄长剑,握住剑柄,

肌肉使力,“嚓”地一声抽出来,对著灯光看了看──这真是上好精灵铸剑,剑身笔直,剑形优雅。

我将一支剑抛给了岩塔法,骑士长熟练地接了手中,

拎剑看向我。

“──哥们儿,来一局。”双手握上剑,我笑著对岩塔法说。

三百多年没使用过战神居训练场上,

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男人同时举起了剑,向对方行了一个铿锵有力骑士礼,再同时握剑,向对方发起了狂风骤雨般冲锋。

岩塔法是风龙疆数一数二剑客,我也一样。所以,我和他每一次比试都酣畅淋漓。可惜平时公务总是太多。

这几乎是我俩第一次毫无时间限制比剑,我们很地结束了漂亮一局,

然後沈迷地将比试进行了下去,第二局、第三局……

太阳彻底下山,月亮再慢慢升起,照得训练场上剑光雪亮。

我俩早就把上衣脱了,只穿著军裤,肌肉腹肌上缀著明亮汗颗,犀利剑身相抵声和剑风急掠声不绝於耳,我横臂接住骑士长迎面劈下一击,

引力向一侧拉出空档,军靴踏向左侧,

剑尖如电,笔直刺向他汗水凝聚小腹。

“叮!”後时刻,

他抽剑回挡,剑刃黑暗中迸出一道火星,我们两个人力度瞬间沈淀,岿然不动如山,

发热剑身紧紧相抵,

互相搏力。

一股大力顺著剑柄向我压来。岩塔法青色双目近咫尺,潮湿发稍随风都能吹到我脸上,和同等程度男人互相角力,一种强烈兴奋感灌入血脉,我靴底碾地,绷紧小腹,猛地向前发力将他撞离了原地,

正要握剑插进他脸侧石壁时候──他突然偏过头去,凛冽双目盯向练习场外某处:

“──谁那里?”

上身**,

下身长腿裹著长裤军靴,胸肌背脊上都淌满了汗珠,顺了我湿漉漉肌肉沟壑,不断腾著热雾,我也停止了进攻,

拎著长剑转过头去,

月光照得很清楚,果然,练习场旁边一片灌木旁边,

一动不动站著两个女人,身形十分窈窕,不知道那里站了多久。

见到有人问,她们两个人似乎瑟缩了一下,後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,

走到了月光下面,露出了她们面孔。

那是两个非常美女人,一张面孔是陌生,另一张我想我认识:她皮肤很白,

白到了透明,耳朵尖尖,明显有著精灵血统,

耳垂上镶满了各色耳环。

──这是雷奥神祭日那天白日宣淫,还邀请我参加那个半精灵女人。

我抬手将潮湿额发掳到脑後,迈长腿朝她们走了几步,

可能是因为手里拿著雪亮长剑,气势过盛,她俩又像受惊小鸟一样往後缩了缩。

“──你们这里做什麽?”

过了一会儿,

有精灵血统女人满脸红晕地从身後拿出了一样东西递了过来:

“我听说凯罗西斯殿下住这里,所以想把这个东西还给殿下……”

我低头看了一眼她递过来东西──是上次撞见她和雷奥床事时,我给她搭上那件披风。已经洗干干净净,

叠得方方正正了。

本来是很纯洁衣物,但是这种时候被她这麽红著脸送过来,倒像是偷情时候落她那里一样。

我有点尴尬地看了身後岩塔法一眼,却被送衣服过来女人以为,我是下属,回头请示他。

就向我骑士长投去了害羞而且崇慕目光。

连续两次被人以为他是骑士王,我是骑士长,我威严感究竟是有多差。

发现自己又被认错了,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