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(1/2)

吴清不知他话里真假,不敢作声,只强忍着他带来的颤栗。见她不说话,他则掰过她的脸,拇指在那柔-嫩的唇上反复摩挲:“怎的不说话,嗯?”

吴清忍耐着:“你希望我说什么。”尼玛,这货就是神经病啊!跟神经病是没办法沟通的好不好。

他的回答则是重重地咬了一下那圆/润可爱的耳珠!

吴清无奈,忍着痛意道:“你到底要怎样啊。”

“不是我要怎样,而是你要怎样!不如让我来猜一猜,其实你不想回去,嗯?”

她的答案最好是肯定的,否则的话,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说不定一怒之下会掐断她的脖子。

可把她弄死了,他还跟谁快/活啊,那自己的后半生岂不要过苦行僧的日子了,啧啧,太没滋没味了。

不知怎的,吴清竟然闻到了一丝杀气,心道:我若承认了这一关就蒙混过去了,否认的话……后果不敢想象。算了,还是认怂吧!

于是在他凌厉的目光下,她缓缓地点了点头:“这里有好吃好喝的供着,我……不想回去。”

不错,还没有蠢到无药可救!

他满意了,将她的身-子翻过来正面对着自己:“我听说徐大夫今日来过了?”

“嗯,是我叫她来的。”

“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其实他已经将徐大夫叫来问过了,但还是想听她亲口说,如果她肯告诉自己,那就说明这种私密的事情她还是愿意和他分享的。

吴清倒没想那么多,也就实话实说了。

他想听的就是她的坦诚,心底某一处柔软的不得了,于是温声道:“下次我会注意点,时候不早了,睡吧!”

吴清的眼睫毛一颤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还有两三个时辰天就亮了,她打了个呵欠躺在床里边,外边睡着沈成,后半夜相安无事,一直到天亮。

等她睡醒时,身旁的人早已离去。她叫青红进来,问道:“你们家主何时离开的?”

“半个时辰前,早饭没吃就走了。”

吴清没说话了,起床,洗漱!

青红从旁道:“娘子怎的不好好打扮一下呢,您要是打扮起来,绝对能够超越魏夫人。”

吴清赶紧将食指压在唇上:“吁,要是被人听到了,少不得要误会我了。”

“对不起,奴婢一时糊涂不是故意的。”青红脸上怕怕的。

吴清一时心软,就没再说什么了,只叮嘱她以后注意点就行了。

随后青红端早饭去了,吴清则坐在窗前喝白开水,喝到一半时青红端早饭回来。

“娘子,早饭拿来了,快乘热吃吧。”

吴清坐过去,伸手端起粥碗,舀了一小勺粥放进嘴里,刚吞下去,下人进来禀报家主回来了。

回来就回来呗,干嘛还要跟她说啊!真是太无聊了!

她就跟没听见一样,继续吃粥,待到第四口粥入口,忽然听到门外侍女行礼声,当下既被粥呛到了。

青红连忙给她拍背顺气,待她停止了咳嗽将水杯递过去:“娘子喝点水吧。”

吴清拿帕子拭了拭嘴巴,再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水,最后抬眼看向沈成:“要不要吃早饭?”

“嗯,你给我盛。”他撩起衣袍坐下,冷厉的眸子在她脸上来回巡视。

吴清被他看的很不自在,盛粥的手微微发抖。

“你手抖什么?”

“啊,没啊!”矢口否认。

他没再追问,从她手里接过粥碗,慢条斯理地喝起粥来。吴清不好干坐着,用一双干净的筷子夹了些小吃放他面前,他看她一眼,接着将她夹的东西全吃完了。

饭毕,他温声道:“今日我无事,可以带你出去逛逛。”

吴清愣了下,片刻后谎称身子不适不想出门。而事实却是很想出门,只是不想跟他出去而已。

沈成不信,眯起眸子:“哦?可是小腹不舒服?”

没想到他会这么问,吴清一时也想不到别的理由,只好点点头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给你揉一揉吧,我们到床上去。”

见他起身往内室走,她拦都来不及,头一下子就大了。他说到“揉”,绝对没安好心!

她连忙跟上去,着急道:“那个,小腹又好了。难得今日天气好,你也有时间,我想出去走走。”

他挑着眉回头:“真的好了?”

她用力点点头:“真的!”

他忽然笑了下,却意味不明。“那就走吧,别愣着了。”

她赶紧跟上。

吴清的身份是不允许从正门走的,从小门绕到正门前,不想魏夫人也在。

那魏夫人看见她,微微颔首算是招呼过了。

三个人坐进一辆马车。幸好马车足够宽敞,否则的话还不够坐呢。

明明府里有许多辆马车闲着,却只驶出来一辆,真闹不明白三人挤一块干嘛!

莫不是沈大公子想要……画面太污了,不敢想象。

魏夫人与沈成在棋盘上对弈,吴清坐在门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。马车驶到万年桥停下,听到小厮说到了,吴清迫不及待推开车门,直接跳了下去。

沈成带来的护卫误会她想要逃跑,瞬间将她包围住,弄得吴清有些哭笑不得:“各位好汉,你们误会了。”

“怎么回事!”是沈成的声音。

护卫见家主出来,毕恭毕敬道:“我等误会吴娘子逃跑,所以……”

沈成挥手打断他们:“都退下吧。”

魏夫人这时走至吴清,温声道:“方才妹妹跳的太急了,可有摔着哪?”

吴清摇摇头:“哪有这么娇气,您过虑了。”

魏夫人点点头,转身回到沈成身后,眼睑微垂,不知在想什么。

吴清自她身上收回目光,待他们走动了方移步跟上。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